將進酒

將進酒朗讀

金尊莫倚青春健,齷齪浮生如走電。

琴瑟盤傾從世珠,黃泥局瀉流年箭。

麻姑爪禿瞳子昏,東皇肉角生魚鱗。

靈鰲柱骨半枯朽,驪龍德悔愁耕人。

周孔蓍龜久淪沒,黃蒿誰認賢愚骨。

兔苑詞纔去不還,蘭亭水石空明月。

姮娥弄簫香雨收,江濱迸瑟魚龍愁。

靈芝九折楚蓮醉,翾風一嘆梁庭秋。

醁亞蠻觥奉君壽,玉山三獻春紅透。

銀鴨金鵝言待誰,隋家嶽瀆皇家有。

珊瑚座上凌香雲,鳳炰龍炙猩猩脣。

芝蘭此日不傾倒,南山白石皆賢人。

文康調笑麒麟起,一曲飛龍壽天地。

將進酒注音

ㄐㄧㄣ ㄗㄨㄣ ㄇㄛˋ ㄧˇ ㄑㄧㄥ ㄔㄨㄣ ㄐㄧㄢˋ , ㄨㄛˋ ㄔㄨㄛˋ ㄈㄨˊ ㄕㄥ ㄖㄨˊ ㄗㄡˇ ㄉㄧㄢˋ 。

ㄑㄧㄣˊ ㄙㄜˋ ㄆㄢˊ ㄑㄧㄥˊ ㄘㄨㄥˊ ㄕˋ ㄓㄨ , ㄏㄨㄤˊ ㄋㄧˊ ㄐㄩˊ ㄒㄧㄝˋ ㄌㄧㄡˊ ㄋㄧㄢˊ ㄐㄧㄢˋ 。

ㄇㄚˊ ㄍㄨ ㄓㄨㄚˇ ㄊㄨ ㄊㄨㄥˊ ㄗ˙ ㄏㄨㄣ , ㄉㄨㄥ ㄏㄨㄤˊ ㄖㄡˋ ㄐㄧㄠˇ ㄕㄥ ㄩˊ ㄌㄧㄣˊ 。

ㄌㄧㄥˊ ㄠˊ ㄓㄨˋ ㄍㄨˇ ㄅㄢˋ ㄎㄨ ㄒㄧㄡˇ , ㄌㄧˊ ㄌㄨㄥˊ ㄉㄜˊ ㄏㄨㄟˇ ㄔㄡˊ ㄍㄥ ㄖㄣˊ 。

ㄓㄡ ㄎㄨㄥˇ ㄕ ㄍㄨㄟ ㄐㄧㄡˇ ㄌㄨㄣˊ ㄇㄛˋ , ㄏㄨㄤˊ ㄏㄠ ㄕㄟˊ ㄖㄣˋ ㄒㄧㄢˊ ㄩˊ ㄍㄨˇ 。

ㄊㄨˋ ㄩㄢˋ ㄘˊ ㄘㄞˊ ㄑㄩˋ ㄅㄨˊ ㄏㄞˊ , ㄌㄢˊ ㄊㄧㄥˊ ㄕㄨㄟˇ ㄕˊ ㄎㄨㄥ ㄇㄧㄥˊ ㄩㄝˋ 。

ㄏㄥˊ ㄜˊ ㄋㄨㄥˋ ㄒㄧㄠ ㄒㄧㄤ ㄩˇ ㄕㄡ , ㄐㄧㄤ ㄅㄧㄣ ㄅㄥˋ ㄙㄜˋ ㄩˊ ㄌㄨㄥˊ ㄔㄡˊ 。

ㄌㄧㄥˊ ㄓ ㄐㄧㄡˇ ㄓㄜˊ ㄔㄨˇ ㄌㄧㄢˊ ㄗㄨㄟˋ , ㄒㄩㄢ ㄈㄥ ㄧ ㄊㄢˋ ㄌㄧㄤˊ ㄊㄧㄥˊ ㄑㄧㄡ 。

ㄌㄨˋ ㄧㄚˇ ㄇㄢˊ ㄍㄨㄥ ㄈㄥˋ ㄐㄩㄣ ㄕㄡˋ , ㄩˋ ㄕㄢ ㄙㄢ ㄒㄧㄢˋ ㄔㄨㄣ ㄏㄨㄥˊ ㄊㄡˋ 。

ㄧㄣˊ ㄧㄚ ㄐㄧㄣ ㄜˊ ㄧㄢˊ ㄉㄞˋ ㄕㄟˊ , ㄙㄨㄟˊ ㄐㄧㄚ ㄩㄝˋ ㄉㄨˊ ㄏㄨㄤˊ ㄐㄧㄚ ㄧㄡˇ 。

ㄕㄢ ㄏㄨˊ ㄗㄨㄛˋ ㄕㄤˋ ㄌㄧㄥˊ ㄒㄧㄤ ㄩㄣˊ , ㄈㄥˋ ㄆㄠˊ ㄌㄨㄥˊ ㄓˋ ㄒㄧㄥ ㄒㄧㄥ ㄔㄨㄣˊ 。

ㄓ ㄌㄢˊ ㄘˇ ㄖˋ ㄅㄨˊ ㄑㄧㄥ ㄉㄠˋ , ㄋㄢˊ ㄕㄢ ㄅㄞˊ ㄕˊ ㄐㄧㄝ ㄒㄧㄢˊ ㄖㄣˊ 。

ㄨㄣˊ ㄎㄤ ㄊㄧㄠˊ ㄒㄧㄠˋ ㄑㄧˊ ㄌㄧㄣˊ ㄑㄧˇ , ㄧˋ ㄑㄩˇ ㄈㄟ ㄌㄨㄥˊ ㄕㄡˋ ㄊㄧㄢ ㄉㄧˋ 。

陳陶

陳陶(約公元812—約885年):字嵩伯,號三教布衣。《全唐詩》卷七百四十五「陳陶」傳作「嶺南(一雲鄱陽,一雲劍浦)人」。然而從其《閩川夢歸》等詩題,以及稱建水(在今福建南平市東南,即閩江上遊)一帶山水爲「家山」(《投贈福建路羅中丞》)來看,當是劍浦(今福建南平)人,而嶺南(今廣東廣西一帶)或鄱陽(今江西波陽)只是他的祖籍。早年遊學長安,善天文曆象,尤工詩。舉進士不第,遂恣遊名山。唐宣宗大中(847—860年)時,隱居洪州西山(在今江西新建縣西),後不知所終。有詩十卷,已散佚,後人輯有《陳嵩伯詩集》一卷。 ...

陳陶朗讀
()

猜你喜歡

逢人不肯下顏色,砥柱屹然羞比周。能詩怪有墨君僻,一派元出文湖州。

()

尹京便可繼翁歸,暫向符離一馬麾。

善撫新邊千裏肅,復還舊治九重知。

策勳久矣推多算,琢句飄然泯小疵。

三事古由高第入,才兼二哭莫憂遲。

()

高人深欲買山居,常辦栽梅養鶴圖。

喜有名園鄰水月,不妨清夢憶江湖。

羲之坦腹應相愛,和靖掀髯足自娛。

旦夕杖藜須踐約,錦囊先束付奚奴。

()

崖陰滴珠璣,清蓄鮫人泣。瓷罌汲新寒,滿貯歸須急。

外滲如方諸,中乾匪人吸。君看鉛汞流,金鐵猶漏溼。

()

寄命湖船帶夢遊,又依海客戀殘秋。

楹書壁掛成千劫,波影花光聚一樓。

映照鬚眉能玩世,支離皮骨故工愁。

持杯各在飛鴻側,咽入天風與唱愁。

()

天將雨,山出雲,平原草樹杳莫分。須臾雲吐近山出,遠岫婪酣吞欲入。

映空明滅疑有無,先後高低殊戢戢。想當畫史欲畫時,磅礴含章幾回立。

忽然紙上玄雲翻,雨腳旋來風勢急。至今蔚薈吹不散,白晝高堂空翠溼。

雷聲虺虺天冥冥,山前不見行人行。鷓鴣啼斷山雨歇,石橋小瀨湔湔鳴。

叢林屋角參差倚,落紅滿庭人未起。憑誰說與顧虎頭,寫置幼輿巖石裏。

()